服务热线: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忽略批发数字法币产生的后果:解读美国经济研究所“应该由谁发行CBDC”报告

​导 读

本文《应该由谁发行CBDC》是美国经济研究所于2019年9月1日发布的。这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数字货币的兴起》[2]的读后感。《数字货币的兴起》影响很大,并且文中提出合成数字法币概念,就是央行和科技公司合作发行数字法币。2019年9月笔者在英国和银行家们谈话的时候,他们大都读过这篇文章,对其意见不一,有赞同的,也有强烈反对的。

当然商业银行极力反对这些观点,对他们来说,这是关系到银行生死存亡的问题。有家美国银行还马上表态,如果有人能提供可以与Libra相抗衡的方案,他们将立刻免费安排20名员工来帮助完成这一项目。他们认为,如果像Libra这种项目得到央行的支持,将会是商业银行灾难的开始。

作者科宁却赞同IMF《数字货币的兴起》的看法,由科技公司和央行合作, 在央行监管下,发行CBDC。作者已经研究数字法币一段时间,在本文里,他提出一个犀利的观点,就是现在央行根本没有预备好自己独立发行零售数字法币。他也引用美国著名经济学者的文章对这些问题进行讨论,提出零售数字法币会引起央行和商业银行的竞争。

文中他提的是CBDC,但内容实践上都是rCBDC,并没有提到批发数字法币这一概念[1,3,4,14], 而wCBDC的功能和运营方式与rCBDC大不相同。wCBDC概念是国际清算银行是一位金融作家和博客作者,对货币经济学、经济史、金融学和金融科技感兴趣。他曾在加拿大一家经纪公司担任股票研究员,在加拿大一家大型银行担任金融作家和出版商。最近,他为R3撰写了几篇论文,主题是央行加密货币和跨境支付。他在2012年创办了流行的博客Moneyness。他在金融图表和艺术设计经济学和金融挂图。科宁在麦吉尔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

忽略批发数字法币产生的后果:解读美国经济研究所“应该由谁发行CBDC”报告

J.P. Koning

各国央行应该发行自己版本的数字现金吗?从历史上看,央行与公众的互动仅限于提供纸币。通过引入央行数字货币,央行也将为我们提供电子货币。CBDC可能是人们可以在央行开立账户的形式,也可能是央行向公众发行的某种区块链代币。

在过去的五年里,CBDC已经成为货币经济学家和央行行长们的热门话题。虽然没有一家央行真的实施了这一计划,但包括瑞典央行和中国人民银行在内的一些央行正在认真考虑这一可能性。

最近出现了一个相关的概念:合成央行数字货币。托比亚斯·阿德里安和托马索·曼奇尼·格里夫利在一份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中指出,允许金融科技公司和其他电子货币提供商在央行开户,就有可能合成一个CBDC版本。客户反过来会在这些金融科技公司持有账户。只要金融科技公司总在央行存有一美元支持每个客户的美元,那么就好像客户在央行持有美元一样。瞧,我们已经有效地合成了CBDC。

CBDC和sCBDC的主要区别在于是谁在维护与客户的最终关系,是央行还是金融科技?正如阿德里安和曼奇尼·格里弗利指出的那样,选择sCBDC是很有意义的。首先,央行可能有比管理客户关系更好的事情要做:

合成CDBC将几个步骤外包给私营部门:技术选择、客户管理、客户筛选和监控,包括“了解客户”和AML/CFT目的、法规遵从性,以及数据管理——所有重大成本和风险的来源。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阿德里安和曼奇尼·格里弗利并不是唯一提出sCBDC想法的人。关于美国几家银行试图在美联储开户,以便提供“狭义银行”服务的问题,各界有一个单独但相关的对话。这些狭义银行不想持有风险资产和贷款,而是希望将所有资产存放在美联储的利息收益账户中,将大部分利息返还给存款客户。

经济学家约翰•科克伦经常以狭义银行业为主题写作,他最近将狭义银行业与CBDC联系起来:

央行不能经营零售数字货币。当你忘记密码时,你打给谁?但狭义银行是提供面向零售业的数字货币的理想机构。越快越好。

这里作者提到“央行不能经营零售数字货币”和其原因,主要是央行不需要直接服务大众,而且现在央行没有这样的职责,这应该由狭义银行提供。

这里作者没有提到一个概念,就是2018年3月BIS提出的批发数字法币的概念。央行可以发行数字法币,但只是发行批发数字法币,这些问题就可以解决。因为采用批发数字法币,大众必须经过商业银行才能间接接触到CBDC,这就大大降低了竞争性。

科克伦的想法和阿德里安和曼奇尼·格里夫利的sCBDC一样。和他们一样,他的观点是,狭义银行能够更好地处理拥有零售客户的问题。

经济学家迈克尔•博尔多和安迪•莱文在最近一篇题为《美国数字现金案例》的论文中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他们写道,美联储可以自行生产数字现金,但使央行与商业银行争夺存款存在利益冲突:

央行在吸引存款方面开始与商业银行直接竞争似乎是不可取的,特别是在央行也对这些银行进行监管和监督的情况下。

Bordo和Levin认为,数字现金应该由向公众提供特别账户的私人提供商提供。反过来,这些机构将把储户的资金存放在央行的“独立准备金账户”中。这样做的好处是,许多数字货币供应商将进行竞争,而不是拥有一个主要的CBDC发行商,可能提供一个更优的产品。

Bordo和Levin的看法都是正确的,但是没有考虑到批发数字法币,在批发数字法币环境下,这些问题大大减少。这也是为什么欧洲央行在2019年5月提出,批发数字法币应该先行,而不是其他数字法币项目。

关于为什么一个央行可能想进入发行CBDC的业务,我能想到的一个原因就是提供隐私保护。匿名支付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匿名可以让好人保护他们的个人信息。但它允许坏人也这样做。尽管如此,我认为对于一个广泛使用的匿名支付选项,还是有充分的理由的。

从这点看,作者科宁很明显没有和英国央行进行深入交谈,英国央行之所以要做数字法币,是想把监管权拿回来,特别是要把第3方支付监管权拿回来,而不是“提供隐私保护”。因为要加强监管,客户在央行前的隐私反而变少了。

作者有这种认知上的错误,是因为相信了英国央行以前对外公开的原因。而事实上,2019年英国央行行长都已经公开了要发行数字法币的真正原因[6]。

反洗钱法规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私营部门提供匿名的sCBDC。即使他们能提供,银行家们也可能过于担心匿名银行业务所涉及的风险。由于各国央行已经发行了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匿名支付媒介——纸币——它们可能在直接提供匿名现金的数字版本方面发挥着天然的作用。

作者认为只有央行法币提供隐私保护,而商业银行没有。难道商业银行不会保护客户隐私?

作者这一观点实际似乎比较陈旧,的确央行发行的纸币提供了隐私保护,但大部分人拿到的钱实际上是商业银行通过货币乘数产生的。所以我们一直认为,在数字法币发行之后,纸钞仍然存在,不会消失。这就好像电子书籍出来后,纸质书还会存在;同样,汽车发明之后,脚踏车还会存在。

发行数字法币,不是为了保护客户隐私,而是为了高速交易,为了监管,为了安全,为了反洗钱。如果是要保护隐私,那就继续使用纸币。

我们认为,隐私保护分为四种:



全国服务热线